【專訪】鄭欣宜
ELLE Star
【專訪】鄭欣宜
Photo: MANWAI TAI; Stylist KYLE WU; hair MILK CHAN at XENTER; hair styling assistant NICOLE LUK at XENTER; makeup SAMUEL at 江中平化妝室; wardrobes Aquazzura, Dolce & Gabbana, Marina Rinaldi x Ashley Graham, Swarovski ; coordination KELLY LAI. Special thanks to HOMELESS for the nice furniture.
READ MORE

【專訪】鄭欣宜:「自己會選擇報喜不報憂。」

談起鄭欣宜(Joyce)想起的總是她的樂觀、自信,甚至是懶理世俗目光的灑脫,但原來最真實的她並沒有如外界想像般的歡樂,或許只是其歌手、藝人身份所帶給別人的錯覺。過去她曾因壓力導致驚恐症,亦會不自覺地陷入憂鬱當中,幸好她找到了最好的「救自己」方法,而她最近更將這經歷轉化成歌曲, 希望藉此鼓勵大家正視精神健康的問題,亦給自己一個提醒,記得適時將壓力Let it out。 

Photo: MANWAI TAI; Stylist KYLE WU; hair MILK CHAN at XENTER; hair styling assistant NICOLE LUK at XENTER; makeup SAMUEL at 江中平化妝室; wardrobes Aquazzura, Dolce & Gabbana, Marina Rinaldi x Ashley Graham, Swarovski ; coordination KELLY LAI. Special thanks to HOMELESS for the nice furniture.
【專訪】鄭欣宜:「自己會選擇報喜不報憂。」
Photo: MANWAI TAI; Stylist KYLE WU; hair MILK CHAN at XENTER; hair styling assistant NICOLE LUK at XENTER; makeup SAMUEL at 江中平化妝室; wardrobes Aquazzura, Dolce & Gabbana, Marina Rinaldi x Ashley Graham, Swarovski ; coordination KELLY LAI. Special thanks to HOMELESS for the nice furniture.

談起鄭欣宜(Joyce)想起的總是她的樂觀、自信,甚至是懶理世俗目光的灑脫,但原來最真實的她並沒有如外界想像般的歡樂,或許只是其歌手、藝人身份所帶給別人的錯覺。過去她曾因壓力導致驚恐症,亦會不自覺地陷入憂鬱當中,幸好她找到了最好的「救自己」方法,而她最近更將這經歷轉化成歌曲, 希望藉此鼓勵大家正視精神健康的問題,亦給自己一個提醒,記得適時將壓力Let it out。 

從Joyce的社交網站,或與朋友的互動中

從Joyce的社交網站,或與朋友的互動中,總能感受到她的歡樂。訪問當日她一樣掛着「開心果」的姿態,人未到聲先到,閒談當中不期然一句:「影樓現在播的這首歌,就曾讓我驚恐症發作。」平靜的語氣伴隨着微笑,彷彿談着的是如「今晚吃甚麼」一樣的家常事。或許這就是藝人一貫的「報喜不報憂」態度,但當她慢慢放下包袱,談到她真正遇到的壓力時,才能感受到她軟弱一面,其實這樣有血有肉的人,才更值得喜歡吧! 

ELLE:最近推出新歌《救命歌》提醒大家要更愛自己

ELLE:最近推出新歌《救命歌》提醒大家要更愛自己,甚至適時的「救自己」,為何會有這樣的想法

JOYCE我第一次聽到這歌時,已經好有畫面,像有個人伸手摸摸我個頭,跟我說:「不用驚,everythingisalright」,但其實對一個大人來說,不會經常發生這種事,除非你在戀愛中,會有另一半安慰你。但我單身又無家人,自己一個人住,所以面對很多困難時,自己會選擇報喜不報憂,硬着頭皮上,反而令我無機會去發洩。我一直都好想有作品能談到mental health這個問題,希望擁有差不多經歷的朋友能夠抒發,這首歌會否受歡迎,是否攞獎無人能控制,但只要幫到一個人,就已經算是成功了。 

ELLE:何時開始發現自己需要被拯救?

ELLE:何時開始發現自己需要被拯救

J前年在Uber上聽到一隻歌,突然驚恐症發作,當時的感覺是難以呼吸,控制不了自己一直哭,甚至不停在扯氣,我才發現自己原來一直都有很多無形的壓力。初初我會對自己生氣。因為16年我終於有一首大家都喜歡的歌《女神》,我第一次主演一套很喜歡的電影 《29+1》,做到自己想做的事,又有穩定的朋友圈,工作收入又比以前好一點,絕對沒理由會不開心,但偏偏當時就陷入憂鬱中,有一段時間好像有烏雲一直跟着我。

ELLE:你記憶中最驚恐、最不開心的一次是甚麼?

ELLE:你記憶中最驚恐、最不開心的一次是甚麼

J最不開心的一次,是某次演出前我又再次在車上panic attack,上台前一樣喊到收不到聲,但演出後在台下的許廷鏗(Alfred)傳短訊給我,讚我狀態好;我發現原來自己最好的朋友都察覺不到我的失落,我開始在想,究竟是否我的問題。 

ELLE:當驚恐症發作,你會選擇如何去求救?

ELLE:當驚恐症發作,你會選擇如何去求救

J其實我不是一個懂得分享自己壓力的人,所以一直都在學習,要知道自己不能只與朋友分享開心事;因為真正的朋友、真正信任的人,他們會願意與你分擔,說出來之後,朋友未必能給你答案,但透過講出來,有可能會解決到。好像與Alfred傾偈後,他不會給我任何意見,主要只是在取笑我,但我信任他,只要他聆聽,而我知道有個人會在背後支持我,就OK了。

ELLE:勇敢說出自己的故事,心情會否有轉變?

ELLE:勇敢說出自己的故事,心情會否有轉變?

 J會啊!當我肯坦白與朋友講出自己的驚恐後,我發現原來很多人都有相同的經歷,只是大家甚少拿出來討論,其實這絕對是值得討論的事;有時要學懂去求救,求救未必代表你脆弱,亦都不是一件壞事,在適當時候向適當的人求救,其實是需要一種智慧才能夠做到。 

“ 我唱的其實是「你是女神」,而不是「我是女神」, 能夠安撫一小部分人,我已經好開心。” 

Everything Is Alright

ELLE:有人認為抑鬱或許是性格使然,你會怎樣形容自己的性格?

ELLE:有人認為抑鬱或許是性格使然,你會怎樣形容自己的性格

J我有點變態,越困難我就越要衝過去,反而太容易得到的,我不會珍惜,而且我相信,值得擁有的東西不會太容易得到,所以我會特別選擇一條較難的路;真正成功的人,並不是你有多快達到目標,而是每一次跌低後,都可盡快站起來,我知道我會堅持,直到我做到為止。 

ELLE:歌曲中最後一句「everything is alright」,是否亦是你的座右銘?

ELLE:歌曲中後段一句「everything is alright」,是否亦是你的座右銘

J「Everything is alright」其實很淒美,你越不alright時,就越需要這句說話,算是為自己的一句加油;其實我只是一個普通人,我都會有baddays,我都會有不安全感,但一起去面對,一起去學習; 而下一句是「love is always inside」,當中包含了家人、伴侶、朋友, 甚至是自己、信仰的love,只要你肯打開眼,你會見到周圍的確存在愛。 

逼出來的自信

ELLE:「活出真我」、「做自己」似乎變成你的代名詞

ELLE:「活出真我」、「做自己」似乎變成你的代名詞,對於外界的批評你已經完全不介意,或是不會再看負評

J看得更「化」的人都會在意,因為作為歌手,我是在推銷我自己,所以無論怎樣也好,觀眾如何看我我都會留意。但我有少少變態,我會每一個comment都看,如果有人花時間去留言給你,為何不看看呢?而且有時我回覆後,他們都沒有膽再回覆,這樣又有甚麼所謂呢? 

ELLE:大家都認為你是一個自信、樂觀的人

ELLE:大家都認為你是一個自信、樂觀的人,在鏡頭前的自信是如何培養出來

J其實我真的不是很有自信,但如果入行這麼久,我在鏡頭前都沒有自信,我真的不能再做下去吧。所以對於大家有這個錯覺,我覺得是好事,至少我工作上的方向沒有錯。其實我並不是不介意,而是不由得我介意,難道我找膠紙封住他們的嘴巴嗎?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live my life,繼續做我想做的事。 

ELLE:遇到打擊要怎樣面對?

ELLE:遇到打擊要怎樣面對

J或許以前我會選擇不回應,但今年32歲的我,當越來越多年輕人去看着我時,我不會再沉默,你要去教導別人如何對待你,不能再容忍有人欺負你。例如近年我會主動回應haters,但我不會對罵,而是與他們講道理。又或如果你寫完一大段東西罵我後,你會開心一點,其實都是我的福氣。當連劉德華都有人不喜歡的時候, 我又算得是甚麼呢? 

Don’t Miss